• <dl id="yblql"><form id="yblql"><blockquote id="yblql"></blockquote></form></dl>

    <cite id="yblql"><tr id="yblql"><nobr id="yblql"></nobr></tr></cite>
    <meter id="yblql"></meter><acronym id="yblql"><form id="yblql"></form></acronym>
      <code id="yblql"></code>
      1. <output id="yblql"></output>
          <code id="yblql"></code>

        1. 歡迎來到邢輝學術網!

            聯系人:邢輝

            手機:13585338791

            固定電話:0519—85256699

            傳真:0519—85256699

            郵箱:13585338791@163.com

            地址:中國江蘇常州市新北區衡山路6-6號B座5樓

            二維碼

          邢輝名案

          邢輝主任承辦的一起涉嫌巨額詐騙案獲檢察院不起訴

          發布:xinghuilawyer 瀏覽:423次

           編者按:刑事司法實踐中,檢察院是否對犯罪嫌疑人作出起訴決定,對整個刑事案件的走向具有重大實質性影響。作為辯護人,如何讓刑事案件阻止在法院審判大門之外,換言之,直接將刑事案件解決在審查起訴或偵查階段,對當事人而言,這無疑比一味追求法院的“無罪判決”更有價值,也更有實際意義,這也是筆者多年來一直踐行的“庭前辯護”理念和“辯護前移”理論。司法實踐中,無罪結果并非單一形態,而是呈現出多樣化態勢,存在諸如偵查機關撤銷案件無罪釋放、檢察院不起訴無罪釋放、法院判決無罪釋放等情形,在這里,筆者與大家分享一起運用“庭前辯護”理念、“辯護前移”理論和“證據辯護”思維,而成功促使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當事人獲得無罪釋放的案例,以期拋磚引玉。

           一、案情簡介

           張某某原系某資產管理公司的部門經理,該公司主要通過網絡平臺經營茶產品業務,并通過招募“代理商”的方式發展線下“散戶”進行開戶投資。經偵查機關查明,自201611月至20173月,該公司的負責人伙同相關“代理商”,吸引數百名“散戶”進行注冊投資,而后通過人為操縱價格的方式,造成諸多客戶1800余萬元的經濟損失。期間,張某某受公司負責人指派,操作公司主力賬戶進行賣出和買入。本案偵查終結后,偵查機關以該公司負責人及相關代理商涉嫌詐騙罪,且屬數額特別巨大,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張某某本人也以共同犯罪為由被分案移送審查起訴。

           二、辯護過程

           辯護人受理本案時,張某某已以詐騙罪的共犯移送至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辯護人經依法會見,調取了本案的全部卷宗材料,經反復閱卷和分析證據后,初步判斷認為,本案偵查機關現有的證據不足以支撐其指控。辯護人在“庭前辯護”理念和“辯護前移”理論指引下,果斷提出“無罪辯護”觀點,并依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170條的規定,主動向檢察院提出要當面交流辯護意見,在征得承辦人同意后,依法前往檢察院與承辦人深入交流案情和辯護意見。辯護人結合“主客觀相統一”的刑法原則,展開有理有力的辯護,辯護分為三個方面:主觀上無犯意、客觀上無犯罪事實、偵查行為存在違法之處,并結合全案證據著重從犯罪動機、犯罪認知、犯罪合意、犯罪分工、分贓獲利、事后表現、一貫表現等七個方面進行條分縷析、層層深入的辯護,最終得出張某某主觀上沒有犯罪故意,客觀上沒有實施犯罪行為,“散戶”的經濟損失與張某某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的結論。同時,辯護人還提示檢察機關,檢察機關雖承擔審查起訴職能,但更有偵查監督職責,應依法保護無辜無罪之人不受法律追究和免受不當起訴,遂建議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并督促偵查機關依法撤銷案件,還當事人清白名譽和盡快恢復人身自由。

           三、辯護效果

           本案歷經檢察機關兩次退回補充偵查,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檢察機關仍然認為,本案偵查機關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檢察機關最終依照我國《刑事訴訟法》第171條第4款之規定,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書》,并對張某某依法解除刑事強制措施。需要說明的是,本案至檢察機關對張某某作出不起訴決定之日,偵查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其他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起訴至人民法院待審。

           四、案件評析

           本案從律師接受委托到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長達5個月之久,雖然最終取得了圓滿的結果,但掩卷沉思之后,辯護人還是感慨良多。試想,如果辯護人沒有“庭前辯護”理念和“辯護前移”理論作指引、如果辯護人沒有提出多層次的立體辯護意見、如果辯護人沒有對證據進行條分縷析和層層深入的辯駁、如果辯護人沒有對偵查行為的合法性提出質疑、如果辯護人沒有提請檢察機關進行偵查監督……,也許本案將是另外一種結局。這些假設和如果都說明和印證了一個基本命題,刑事辯護實踐中,辯護人要進行“有效辯護”必須要樹立先進的辯護理念、必須要選擇合理可行的辯護方案、必須要依據證據和刑事規則展開辯護、必須要敢辯能辯善辯,雖然“有效辯護”不等于“無罪辯護”,但沒有“有效辯護”,那么“無罪辯護”又從何談起呢?最后,辯護人想要說的是,《刑事訴訟法》作為保障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小憲法”,只有從書案走向現實,且從不曾“沉睡”,那么,才能“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人權保障”才會成為現實。筆者深信,隨著司法的文明和法治的進步,公檢法作為辦案機關不僅會重視“相互配合”,更會重視“相互制約”,司法公正和法律正義才不至于“遲到”。

          美女图片